两级交易法相关案例分析——湖南维财金案

时间:2019-01-26 09:12:47 作者:佚名 来源:股市行情网

80后夫妻自建平台制造6000亿“黄金大劫案”资料来源:《法制日报》2012-08-14“80后”夫妻自建平台,制造6000亿“黄金大劫案”。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一对有着丰富期货操作经验的“80后”夫妻擅自建立了一个黄金交易平台,采用期货交易模式,非法经营黄金期货业务,涉嫌非法经营犯罪。

在公安部和湖南省公安厅的统一指挥下,长沙市公安机关成功破获了这起非法经营黄金期货业务案。据悉,此案也是国内迄今为止涉案人员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非法经营黄金期货案。

两级交易法相关案例分析——湖南维财金案

被投诉指人为操作系统

2011年下半年,长沙市政府金融办陆续接到一些关于湖南维财公司的投诉。湖南维财的操作系统曾多次出现过交易滞后、报价不实、恶意高频刷单的状况。

曾有人实名举报称,在湖南维财开户后的10天内账户亏损了13万多元。后经了解才知道,导致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湖南维财杭州代理商的业务员介绍的所谓“指导老师”在掌握其交易账号和密码后,进行超高频率的恶意交易。这可能是湖南维财在人为操作系统。

湖南维财公司成立于2010年2月4日,法人代表为楚某,注册资本2000万元,经营范围为贵金属(黄金除外)、有色金属、钢铁、化工、农林产品的销售及相关配套服务。

湖南维财在公开宣传中,带有湖南省政府批准、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及中国工商银行第三方监管等字样,这很容易让投资者误以为其是黄金期货交易的合法电子交易平台。

2011年11月,国务院下发《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全国300多家各类交易场所迎来了一场清理整顿风暴。

凡使用“交易所”字样的交易场所,除经国务院或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批准的以外,必须报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而湖南维财没有经过这些批准程序。

11月29日,湖南维财宣称自12月24日起停止黄金交易。但约定时间过后,其仅停止了100盎司一个品种的交易,1盎司、20盎司和50盎司的交易依然在继续。

2012年1月1日,长沙市公安局对湖南维财公司正式立案侦查,成立了专案组。1月2日,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楚某和赵某(楚某的妻子)被长沙市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经营罪依法刑事拘留。长沙市公安机关对湖南维财公司在该市的多家涉案代理商立案侦查。

维财金的被查早有征兆

在去年11月24日本报记者暗访时,维财金公司市场部经理曾称“维财金交易量已经超过国内领头的黄金交易平台天通金”。

本报调查发现,支撑其交易量快速攀升的秘密,正是投资者最为诟病的维财总部所谓“经过湖南省政府批准”“工商银行第三方存管”的不实宣传、放大杠杆的虚拟配资、交易平台的自已做庄,以及各代理商和居间人拉客入户的虚假承诺、骗取密码恶意刷单等。这些举动无不游移在监管的灰色地带,多有触犯法律的嫌疑。

本报率先报道维财金涉嫌非法期货后,11月29日,维财金总部曾宣称将停止黄金交易。并告知投资者和各会员单位,“维财金”交易时间截止到2011年12月24日下午4:30,若彼时投资者仍未平仓,交易所将代为平仓。

但事实上,过了12月24日,该交易所停止的只是100盎司一个品种,1盎司、20盎司和50盎司的交易依然在继续。在国务;院38号文出台后,工商银行停止了和维财的“维财金”项目银商转账业务,但该公司宣称又和建行达成了合作。

媒体报道维财金的种种涉嫌非法行为和受害投资者的相继举报,引起了政府部门的警觉。本报了解的信息表明,湖南当地金融和证监部门都对维财金进行了摸底,要求其说明情况。在五部委的决定出台后,公安经侦部门也开始了行动。

本报从开福公安分局独家了解到,早在去年12月末,公安部门就展开了行动,首先查封了维财公司总部的办公室,搬走了电脑,“客户资料都已掌握在警方手里”。今年1月1日凌晨,公安机关又控制了包括该公司两名股东在内的多名公司高管。

1月5日,在案件承办单位――开福公安分局经侦大队――见到只有一名内勤留守办公室,据她介绍,其余十几名千警全部都在侦办此案,“元旦以来都没休息过”。获悉,这些被控制起来的公司高管已被刑事拘留,公司账户资金已被冻结,高管个人名下财产也被查封。

害者3.7万人

在公安查办的同时,20余名维财金的投资受害者也从全国各地来到长沙维权。1月4日,他们先后去了湖南省金融办、长沙市金融办和长沙市信访局,5日又去了湖南省证监局,向当地政府部门举报维财公司的涉骗和非法行为,并寻求政府的帮助。

这些投诉者向《华夏时报》反映,当地金融部门了解到的初步数据,维财金运作不足1年,拉入的投资者达37000人。1月5日,经侦单位表示,因案件正在侦查中,暂时不能透露涉案金额,已经冻结的公司账上资金也不便告知。

去年12月29日从维财公司的银商转账合作银行湖南省工商银行了解到,去年9月份其交易额大约为2亿元。

1月4日,见到了这批从全国各地来的投资受害者,他们的遭遇大同小异,基本上都是一些股民,被维财的代理商和业务员不知从何途径了解信息后纠缠多日,许以高额回报后开始投资维财金。

他们“炒金”的损失,从数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既有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人,又有生意做得不小的中年商人,也有不少退休后炒炒股的老头老太。26人中,除了2~3人外,基本都被所谓“指导老师”以种种理由骗去密码代为操盘。

来自浙江的一名投资者,213万元的入市资金,2个月内损失了197万元。而云南曲靖的高先生,自已生意繁忙,带盘老师“签合同保证赚钱,若亏损超过30%则公司包赔,若盈利没到15%公司不要手续费”的承诺说服了他。他在12月1日入市50万元,同时也给“老师”交出了密码。从12月1日将密码交出:到次日凌晨2点,实在不放心的他不顾带盘老师“自已不要登录账号查看,以免影响老师的操作”的嘱咐,进入系统查看,发现其账户遭遇带盘老师恶意疯狂刷单骗取手续费,他当天的交易数量达到1436手,付出的手续费高达502600元。

交易所命运几何

维财金被立案查处,就个案而言,或可视为结束,但对于全国短时间内涌现的400家电子盘交易场所的后续命运,思索和探讨此时更应深入。

事实上,现有的上金所和上期所的安排并不能满足市场的需

求,这也是为什么维财金、天通金等迅猛发展的一个原因。一方面是创新不够,另一方面则是监管滯后。

当然,这也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地方政府部门。金融办的一位人士跟记者表示,地方金融部门对此类交易所从未有过审批,作为一个服务协调机构也没有执法权,出了问题却要他们来处理,实在有些委屈。

事实上,期货归证监局监管,大宗商品交易和电子商务管理归商务部管,一些地方的宣传部、文化厅、发改委等对文交所、木材、牲畜等交易所的设置也进行过审批。

随着国际稀有金属自2011年以来价格的攀升,市场投资的需求也大幅增加。像湖南稀贵金属交易所所在的永兴县,本身就是“白银之都”,对定价权的争夺自然可以理解,也因此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

但是,许多设立时出发点不错的交易场所,成立以后却异化为“行业客户不积极,个人投机多盲目”。交易场所为追求利润,在交易规则中助长投机氛围,尽管没有实际交割量的发生,但买方交易商、卖方交易商和交易场所三方都有通过扩大;交易量获取利益的冲动。这种行为最终会引发社会动荡,影响金融稳定。

五部委决定对黄金交易叫停,是因为黄金具有货币的属性,监管从严可以理解,但相较于其他遍布各业的400家电子盘,若一关了之恐怕也是无视市场需求,过于简单。

如何避免“一放就乱"?来自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的刘雪城建议:一要明确监管主体和监管规则,防止监管缺失和监管滞后;二要在统筹规划基础上大力推动金属类金融衍生产品的创新,同时大力发展期货新品种。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需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